对于什么豪侠榜,其实陈楠也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知道之前项羽提起过,他就感觉到是很牛的东西了,但是听墨殇的话,似乎这个东西根本就只是百晓生弄着玩的,墨殇那是一点都不在乎,不过对于排在第一的那个盖聂,他还是有些好奇的。

    当时依照项羽的话,排在前面的两个人,虽然是年轻的一辈,但是其武功的造诣,就算是老一辈的人都可能不是对手,而现在的这个盖聂,是排在第一的,也就是说,这个人是可以跟老一辈的人并肩的,他还真是有些期待可以见到这个人。

    不过,他也没有傻到去询问墨殇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因为或许就算是墨殇真的认识盖聂,估计也不会跟他说这个人的情况,因为他在说的这个人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敌意。

    一眨眼,两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而此时的陈锋,也终于十岁了,十岁的少年,虽然看起来依然还是不大,但是因为这两年来一直都吃的不错,而且也一直都在不断的修炼,所以现在的他,看起来倒是比起同岁的人要微微健壮些,之前那种弱不禁风的样子,现在已经完全的蜕掉了。

    “小楠,这两年来你一直都很努力,但是你师父却一直都没有回来,我也没有什么好教你的,倒是苦了你了,不过你现在的基础真的是打的很好,少羽当年也是从舞勺之年才开始习武的,之前的那些年,一直都只是在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身体力量,而现在他的力量,早已经到了举起千余斤重的重铁的地步了。”

    看到陈楠这两年来一直都很自觉的修炼,虞姬也很满意,她最怕的就是项羽不在这里的时候,这个弟子会不听话,但是显然,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听到虞姬的话,陈楠也是有些吃惊了,千余斤的东西,居然能够举起来,这还不只是推动啊,那项羽的力气,是有多大了?不过他多少也知道,这是虞姬在安慰她,舞勺之年,那就是还有三年的时间了,三年后,还真是不知道会生什么了……

    等等,三年,说起来,当年墨殇也跟他说过,修炼墨子剑法的时间,也只会有三年,虽然现在他基本上都已经将所有的招式都学会了,但是想要融汇贯通,似乎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而这个时间,也只剩下这最后的一年了。

    “师娘,我会好好努力的,虽然我以后或许不会成为跟师父一样的剑豪,但是至少也要成为一个成名的剑客。”

    陈楠的话让虞姬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轻轻摸了下陈楠的脑袋,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从她的后面,突然传来了喊叫声,而这个喊叫声,也让陈楠整个人都僵硬了。

    “虞姬阿姨,你怎么在这里啊,听下人说你在这里,我都有些奇怪了,现在项叔叔不在,练武场应该很少有人过来的吧?”

    这是一个女声,本来应该是没有什么的,但是陈楠对于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不就是两年半之前他想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在那个房间里面听到的声音吗?怎么会再一次的出现了呢?

    本来以为这两年多的时间都没有见到这个人,或许当时只是偶然遇见而之后,应该也难以在遇见了,但是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正是之前的那个女子吗?过了两年的时间,当初的那个女孩,似乎已经到了豆蔻之年,现在看起来居然隐隐也有一种很出尘的感觉。

    陈楠此时都有些想要偷偷的离开这里了,但是看到虞姬似乎有想要介绍他给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又有些郁闷了,难道说虞姬看不出他现在的窘态的吗?

    “原来是飘飘啊,这不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你项叔叔不再这里所以我才会来这里的么,来,给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你项叔叔的徒弟,你叫他小楠就可以了,小楠,这位是静水庵的飘飘,一直以来,飘飘都像是我的女儿一样,经常会来这里。”

    本来飘飘只以为虞姬在这里是因为想念项羽了但是没想到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居然是另外的一个小孩,而且看这个小孩的样子,似乎也有些熟悉,就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是一时间,让她去回想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的,她倒是也有些想不起来了。

    仔细的看着陈楠,此时飘飘的脑海里面开始告诉的运转,在这个家里面,而且还是有特别印象的,似乎还真是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了,毕竟陈楠跟两年半前的样子有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想要一下子就看出来,还真是有些困难。

    但是有些人,就是对于别人的样子记得很清楚,有种过目不忘的感觉,而且直到今天,飘飘都对当时的那个事情记忆犹新,所以最后,她终于还是想到了这是什么人!

    想到是什么人之后,飘飘的脸上就出现了羞怒的神色,而后瞬间将自己手中的短剑抽了出来,而后狠狠的朝着陈锋扎了过去。

    “小色鬼,看剑!今天我一定要把那天的仇讨回来!”

    突然起来的变化,让陈楠也是一阵惊讶,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个女人,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偏偏还记得当时的那个事情,他明明记得他那个时候也是及时转身了,虽然在转身的一瞬间他的确是看到了那微微有些育的小白兔,还有那两条雪白的**,但是这不也是侧身的吗?

    “师娘,救命,那只是一个误会!”

    一边跑,陈楠一边向虞姬求救,而一边的虞姬,则是有些好笑,连六个恶霸在面前都没有丝毫害怕的陈楠,现在居然会有种神态,让她也是一阵无奈,看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不管是放在哪个人的身上,似乎都是有些用处的。

    “飘飘,你就听他解释吧,给他一个机会行不?”

    虞姬一把就抓住了飘飘的手,而飘飘似乎也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只是那杏目中的神色,依然还是告诉陈楠,她很生气。

    “那天我的确是经过你的房间,而后听到里面传来了惊叫声才冲进来的,并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没有经过思考,而且,我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句话说出来就有些违心了,但是现在他也只能这么说了,难道还要说我只是看到了部分,这不是要找死的吗?

    “鬼才会相信你是不是一直都在边上偷看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进入了我房间。”

    飘飘憋憋嘴,似乎一点都不愿意相信陈楠的‘鬼话’。

    然而这个时候虞姬倒是想起来了,当时项羽说过,在项羽收下陈楠的那一天,陈楠就好像是做贼了一样有些心虚的就想要离开这里,现在看来,当时就是因为生了这个事情了,只是她也有些难以置信的是,这个事情居然会那么巧合,那天正好也是飘飘要离开这里的时候了,居然会在那个时候遇到陈楠,而且还正好是……

    静水庵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管是什么弟子,出去了回来,必须要沐浴,这算是一种净身的方式,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那些过去上香的,是不是已经对那边有了玷污了呢?

    “虞姬阿姨,你不要相信这小鬼的话,我看他就是存心在这里偷窥的,你想想,这段时间来,你有没有看到这个家伙一直鬼鬼祟祟的做什么事情,说不定他就是要去偷看其他人沐浴,或者是更衣之类的事情呢!”

    这怎么越扯越远了,到时候是不是会说,陈楠还会偷偷的上梁去偷看虞姬在那里沐浴了?那他到时候就算是不被项羽砍死也会被直接挖了眼睛。

    “喂,我说你不要含血喷人好不好,就算是那天不小心看到了你的……大不了等我加冠了之后娶你。”

    陈楠终于恼羞成怒了,一时间,他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了,这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但是吼出来的之后他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因为眼前的两个人,居然都不再说话了,尤其是飘飘,那脸上的表情,更是丰富多彩,这是什么情况了?

    直到半分钟之后,虞姬才有些复杂的看了飘飘一眼,趁着飘飘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她轻轻在陈楠的耳边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也让陈锋瞬间对飘飘报以同情了。

    “小楠,静水庵的弟子,是不能跟男子成亲的,一旦进入了里面,就再也不再跟外边的人有什么联系了,就算是亲人,都一样,所以……”

    虞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看向了飘飘,然而此时看到飘飘,脸上露出的,居然是有些高兴的神态,这样的变化,就算是她都有些诧异,难道是她说错了什么吗?还是说陈楠刚才说错了什么话让她误会了?

    “嗯,我知道了,既然这样,我相信你那天不是故意进来的,不过以后,你绝对不能再这么莽撞了,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大方的。”

    好吧,之前还拿着剑要砍死陈楠,这就是所谓的大方吗?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楚汉英雄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演示站只为原作者秦天N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天NO并收藏楚汉英雄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