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石的速度与力量,如果徐言近距离全力施展的话,连石碑都能击裂,而击石入碑,也正是先天五脉武者的特征之一。

    徐言可不想杀人,尤其对手还是鬼王门的堂主,击败尹辅右已经够了,所以他在打出飞石的时候,收了多半的力道,即便如此,尹辅右的鼻梁骨也被打碎了,想要长好基本是不可能了。

    “二弟!”

    台下的人群一分,一个胖乎乎的青年几步冲到近前,查看了一番尹辅右的伤势,咬牙切齿地看向台上。

    “敢伤我尹辅左的兄弟,小子,你是活腻歪了!”

    蹬蹬蹬几步冲上擂台,胖青年对着大太保拱了拱手,居然没去试剑石碑,而是直接站在了台上,反手摘下身后的长剑,满脸杀气。

    尹辅右是百花堂的副堂主,他的大哥尹辅左自然就是百花堂的堂主了,堂主登台,是不需要 试剑的。

    看到尹辅左登台,卓少宇微微皱了皱眉,脸上有些不满,倒是没说什么。

    十六七岁的徐言,在卓少宇看来极为难得,这种年纪就拥有了先天三脉,再苦练几年必定还能进境几分,如果被尹辅左战败,岂不是少了个太保的最好人选。

    尹辅左是堂主,既然登台,卓少宇也不好发话打断比斗,只能静观其变,在他看来,就算徐言落败,这种人才他也不会放过,至少要留在身边,因为他的父亲,最是需要 这种年纪轻轻的三脉高手。

    想起父亲的大计,卓少宇的眼底流露出一种冷漠与残忍,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了下去。

    擂台上,身形肥胖的尹辅左与他弟弟可谓一胖一瘦,登台之后二话不说,抡剑就砍,别看这位身躯肥胖,动作居然十分灵敏,而且招式老练,比他弟弟尹辅右还要难缠几分。

    举刀抵挡,一击之后徐言就觉得手臂发麻,面前这个胖子的力qi 比他弟弟可要大多了,而且那柄长剑也比寻常的长剑要宽大许多,交手之后徐言才发觉对方的武器十分沉重。

    重剑!

    在战场上发动冲锋的铁骑才会动用的重剑,居然被人徒步用出,而且翻飞得犹如一片剑雨,那柄至少三五十斤重的阔剑,在尹辅左的手里犹如纸糊的一样,好像毫无重量。

    好大的力qi !

    徐言在心中暗惊的同时,放qi 了模仿那些高手的招式,仗着身形的灵活左躲右闪,居然不在进攻,而是完全以躲避为主。

    在外人看来,台上的徐言已经被逼得上蹿下跳,好像个猴子一样,而肥胖的尹辅左更犹如耍猴人,这第二场的比斗明显比之前的打斗还要好看 ,只不过结局已定。

    擂台上剑风霍霍,一柄阔剑被尹辅左抡得犹如扇面一样,风雨不透,徐言更是节节倒退,只能围着擂台的边缘游走,甚至有几次险些被击出高台,满头大汗,明显力不从心了。

    徐言的确很累,因为流汗这种伪装,想要以假成真,是装不出来的,只有拼力奔逃才行。

    尹辅左一出手,徐言就断定了自己不是对手,除非他动用四脉以上的真气,才能崩开对方的重剑,可是那样一样,卓少宇就会彻底发现 他的实力,与其被人看穿根底,不如智取来得实在。

    一炷香的功夫,擂台上的徐言几乎全身都透了,不但满头的大汗,眼神更是变得疲惫至极,看到他如此模样,尹辅左爆发 出一阵得意 的狂笑,手上加力,一剑横着就劈了出去。

    剑是劈出去了,却收不回来了。

    在尹辅左全力抡出这一剑的同时,他肥大的身躯也在往前猛冲,要以这一剑将对手崩出擂台,可惜他脚下没有站稳,嗷呜一声惨叫之后,这位百花堂的堂主大人踉跄着被自己的力量给带出了擂台,肥胖的身躯飞扑而出,下面看热闹的顿时哗啦啦散开一片。

    瘦子能接,大不了被砸上一下,尹辅左这么大的块头这要是被砸上,半条命都得丢了,于是在一声闷哼中,尹辅左直接来了个狗啃屎,门牙先着的地,随后才是一张胖脸,这一下被摔得是七晕八素,头破血流。

    台下哀嚎声大起,尹辅左没捂脸,而是捂着自己的双脚直打滚,疼得胖脸都抽搐到一起了,只有扒下鞋来才能发现 ,这位的两只胖脚的脚背上全都凹陷了一块,脚背的骨头竟是被齐齐打断!

    装了半天的猴子,又刻意弄出满头大汗,徐言这种伪装的确骗过了所有人,只是这一次他突然出手飞石的时候,坐在一旁的卓少宇明显目光一动。

    第一局虽然徐言赢得有些蹊跷,卓少宇倒是没太在意,不过这第二局是百花堂的堂主亲自出手,尹辅左的境界与尹辅右相当,年岁却比尹辅右大上几岁,经验与实力可不是尹辅右那位副堂主可比的,在鬼王门三脉先天之中,能完胜尹辅左的人并不多。

    就因为仔细观看了第二场比斗,卓少宇才发觉徐言的隐秘手段,那一手飞石的手法虽然十分隐蔽,却被卓少宇看了个正着。

    “暗器?”

    卓少宇在远处低声自语,脸上现出一丝赞许,微微点了点头。

    擂台之争,只有胜败而已,至于武器是什么,没人会管的,如果仗着暗器高明而获胜,那也是人家的本事。

    连胜两局,擂台上的徐言擦了擦汗,再次现出那种憨厚的傻笑,等待着最后一局的比试。

    只要连胜三局,他将是今天第三位胜出之人,即可成为鬼王门的太保。

    天已经暗了,擂台周围被点燃了无数火把,将巨大的木台照得亮如白昼,擂台周围更是人山人海,看热闹的不但有鬼王门的人,还有无数的百姓。

    周围的嘈杂,再一次让徐言烦躁了起来。

    因为已经入夜了,如果不能尽快夺到太保的资格,三姐可真要羊入虎口了。

    没等多久,又一道身影分人群来到试剑石碑近前,这人没用刀剑,而是拿着一个奇怪的扇子,看似薄如纸张,却能轻易在石碑上划出一道三寸的痕迹,也不理会脸变得无比难看的大太保,径自来到擂台之上。

    这是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人,好似世家公子,肥大的耳垂让他看起来显得十分和蔼。

    “太保之位我可没什么兴趣。”来人望着徐言,饶有兴致地说道:“本少主登台可不是为了太保哦,是为你而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目录

一言通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演示站只为原作者黑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弦并收藏一言通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