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既然江维不是找工作了吗, 那肯定有钱了, 江耀恨不得马上就揪着江维把钱都给拿出来, 顺便让江维在那张同意迁墓地的申请当中签个字, 在江耀看来,就冲着自己的父母供着江维上了大学这一点,死了叔婶为他倒腾地方换点钱就是应该的。

    江耀的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赌博玩乐, 将江维的父母的抚恤金全部败坏掉, 是一件可耻可恨的事情。

    之前江耀的母亲给江维打电话的时候, 迁坟的事情还没商量就被江维挂断了, 江耀一口气憋在胸口, 恨不得冲到江维跟前狠踢江维一顿, 暴戾的因子又恨不得将江维撕碎。

    自从江维大学毕业之后, 江维明显的在避开他们一家,所以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江维住的地方, 但是当初江维大学毕业之后将户口从老家迁出的时候,留了公司的地址, 江耀花了点心思, 从江维的公司套出了江维的住址, 出于这种强烈的不平衡和愤恨的心理,江耀大老远的做了两个小时的车跑了过来。

    江耀嘴里叼着烟, 踩着人字拖就进了有些老旧居民楼,走到三楼抬脚就踹江维住处的房门, 一边踹一边恶狠狠的吼道, “江维, 开门!我知道你住里面,再不开门等我踹开了有你好看!”

    后面跟上来的熊驰远眯了眯眼,在江耀再度踹门的时候,冷飕飕的说了句,“再踹把你的腿给剁掉!”

    江耀立即转身,看到熊驰远的时候,抬着下巴怪声怪气的说道,“你谁啊?找揍啊!”

    熊驰远哼了一声,“不想再蹲监狱的话,赶紧滚!”

    “操!”江耀骂了一句,抬起拳头就冲了过去,江耀在街头混了这么久了,再加上他从小就身体强壮,别的本事没有,自认打架绝对是好手。

    可惜他偏偏遇上了熊驰远,脑力和判断力非凡的熊驰远侧身一把抓住了江耀的拳头,猛的一拽,脚下一踢,轻松的让江耀失去平衡,顺势就把江耀给扔到了楼梯口。

    老居民楼的空间本来就小,踩空的江耀直接就给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撞到了楼梯转角才停了下来。本来他握拳挥舞的冲击力就大,再加上熊驰远手上用的力,江耀撞的头晕目眩,嘴里都嗑出了血,而且感觉自己腿骨疼的要命,指不定还真给骨折了。

    此时忙碌了一天的江维正好回家,见楼下停了辆好车,便扫了几眼,满眼想法子赚钱储备物资的江维,心道这好车要是卖了还真有不少钱。

    江维一边想着一边走上了楼梯,转过二楼的时候,正好看到某个滚地葫芦,江维愣了一下,等看清是江耀的时候,嘴角抽了抽,眼底却忍不住溢出了一点幸灾乐祸。

    江维虽然不算弱小,但和大他好几岁并且高大强壮甚至有些健硕的江耀比起来还差的远,上高中那会还是没少吃过江耀的拳头的,幸亏他大部分时间是住校的,顶多每个月回去大伯家一次。

    此时看着满嘴都是血,抱着小腿咒骂,看起来十分凄惨的江耀,江维真心觉得挺痛快的。

    眼前这个是没有异能的江耀,不是那个凶名赫赫耀武扬威的某狩猎小队的首领,不是受了江维粮食的庇护之后,又把江维推给守卫军当先锋的那个凶残的江耀,此时的江耀只是一个小混混,江维真想在那张挂了彩的脸上再踩上几脚。

    理智告诉江维,就算是他恨不得弄死江耀也不能动手,出个人命绝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平静下来的,现在争分夺秒的准备物资是关键,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和江耀的纠葛上,等末世爆发的时候,有的是办法。

    江维只当没看到一般继续走了过去,迎面看到三楼楼梯口站定的人的时候愣了一下,转头又瞥了一眼狼狈的咒骂的江耀,江维眨了眨眼,一个猜测冒出,转头看着身材高大的人,脱口而出,“熊驰远?”

    熊驰远看着江维,原本冷着的脸上浮现些微的笑意,点点头说道,“是我。”

    楼下的江耀听到了,忍着疼翻身看了眼江维,又看了一眼楼梯上的熊驰远,嘴里骂着脏话,还威胁的说道,“江维你还真能耐了,你们给我等着!看我回头弄不死你!”

    这种放狠话的方式熊驰远很不喜欢,瞳孔骤然缩了缩,他就看不得江维这样一个努力勤奋的人被江耀这种垃圾给威胁,他踩着楼梯一步步走了下来。

    偏偏江耀没觉得熊驰远有什么厉害的,觉得自己之前滚下来纯属意外,根本没把熊驰远这样一个衣冠楚楚的人当回事,此时他瞪眼看着熊驰远,满眼的恶意,手滑向了腰间,那里他揣着一把匕首,只要这人过来,他立马让他见点红。

    就在江耀抽搐匕首的瞬间,熊驰远抬脚一踢,同时熊驰远背后的江维抬手扔了一袋从超市买的小米出来,原本只是两公斤的小包装,砸向江耀的时候直接变成了四五十公斤的大袋子,直将江耀拿着匕首的手臂给砸了个正着。

    江耀痛叫了一声,他听到了自己手腕错位的声音,同时被匕首戳破的袋子倒出来小米将他的半个身子埋在了下面。

    江维看着大了几倍的小米赶紧咳了一声,伸手拉住了熊驰远的肩膀,“不管他,你跟我上去吧。”

    而熊驰远已经瞥见了地上被江维扔出来的袋子,微微眯了下眼,这是哪里来的一袋豆子?方才在楼道里他没留意到?正思索的时候他听到了江维邀请的话语,立即转身,温和的视线看着江维点头,“好。”

    然后,非常干脆的跟着江维上了楼。

    江维一边摸出钥匙开门,一边转头对熊驰远说道,“家里可能有点乱,要不你在门口等一等?”

    他出门的时候可是把家里的所有东西都给装进了身后的背包里面,这会进去屋子里空无一物,不让人怀疑才怪。

    然而熊驰远静静的看着他,那视线竟颇有压力,江维笑僵了脸,都没见这人表现出同意的意思。

    熊驰远看着江维牵强的笑脸,眉心微微动了动,抬手推开了门,等他看到空旷的房间的时候,心隐隐的抽动了下,握着门把手的手紧了紧,外面那个混蛋竟然把江维逼到了这种程度吗?是不是他再晚回来一天,江维就已经搬到了另外的地方了?

    江维隐约觉得这个刚认识的人似乎有些愤怒了,抓抓头发说道,“啊,我找了个别的住处,正打算搬家,房间里也没什么地方坐的,我们不如出去走走吧。”

    熊驰远点点头,看着被江维自己抓乱的头发,手竟不受控制的按在了江维的脑袋上揉了揉。

    江维一时没防备,就被某人给摸了一把头发,等江维反应过来,熊驰远已经率先往楼梯走去了。

    江维看着某人的背影黑线,这人是不是有点太自来熟了?

    江维重新锁了门,跟着熊驰远往楼下走,这一会的功夫江耀竟然已经走了,江维看了一眼地上混着大量血迹的放大版小米,抿了抿嘴,江耀身体体质的强悍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也怪不得他会是首批返祖异化成兽类的异能者。

    只不过这次在没有他江维的异能支持之下,在最初的食物短缺阶段,不知道江耀还有没有那本事再度组建一个狩猎者小队,还能不能从一路风雪中走到北城基地。

    熊驰远等了将近四个小时了,江维还不见身影,天色逐渐暗了,让熊驰远没想到的是,没等来江维反倒等来了一个他嫌恶的人,那强壮蛮横的长相他第一次从资料中看到的时候就深深的记住了。

    来人正是江维的堂哥江耀,熊驰远的眼底闪过冷光,判了四年,这混蛋到底还是出来了,熊驰远在看到江耀走向江维所在的单元门的时候,抬脚下了车。

    他就说江维在公司做的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辞职,原来是这江耀找上门来了,指不定给江维找过几次麻烦了,让江维连工作都想辞掉,说不定江维还打算离开这个城市,一时的猜测让熊驰远火大,上一次他让这混蛋判了刑在监狱蹲了四年,居然还没让他改正。

    而江耀在监狱的待了四年出来之后,在父母那里听说江维工作了,貌似还过的不错,让江耀的心里极度的不平衡,他恨江维恨到了骨子里,他江耀知道自己走的不是什么正道,他认定自己的堕落就是因为江维住到他家的缘故,不然他的父母不把江维当成他的替代品,好好的把他找回去,让离家出走的自己有个台阶来下,说不定他也成不了别人眼中的地痞流氓。

    凭什么他坐牢受难的时候那小子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上了大学还找了个好工作?不给江维找点茬江耀心里很不爽。

    既然江维不是找工作了吗,那肯定有钱了,江耀恨不得马上就揪着江维把钱都给拿出来,顺便让江维在那张同意迁墓地的申请当中签个字,在江耀看来,就冲着自己的父母供着江维上了大学这一点,死了叔婶为他倒腾地方换点钱就是应该的。

    江耀的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赌博玩乐,将江维的父母的抚恤金全部败坏掉,是一件可耻可恨的事情。

章节目录

熊猫男友很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演示站只为原作者水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杉并收藏熊猫男友很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