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徐大娘,最近过得怎么样,在这武陵郡可还住的惯?”

    走进徐母的院子,看见小白正陪着徐母聊着家常,都没有发现已经走进来的自己。吴顺只能先咳嗽两声,引起两人的注意。

    “唉,别提多舒心了,有小白这么好的姑娘陪着,老婆子欢喜得很哪!吴大人这么忙,没事就不要过来看我这不中用的老婆子了。”

    吴顺有事没事都会隔三差五的来看望他。带她极为尊敬,她也知道吴顺看上的是她儿子的才能。不过武陵郡的人否说吴顺好,徐母也自个儿出去看过。武陵郡的确治理得井井有条,差不多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步了。武陵百姓,对吴顺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原来五溪蛮的百姓们,对吴顺可以说是非常爱戴。是吴顺给了他们这么好的生活,如果有人说坏话,五溪百姓第一个不答应!

    “大娘见外了,我与元直一见如故,如今他外出游学,我这个做兄长的自然要为他照顾您老啊!以后可不能这么生份,要不然我就生气了……”

    吴顺摆出小儿姿态,惹得徐母开怀大笑。直呼他而已拜了一位好兄长。

    “好好好,不说这些生份的。待元直学成归来,老婆子一定让他好好辅佐子轩你!”徐母说道。

    “良禽择木而栖,大娘不可左右元直的意愿!跟随我守着这武陵郡,可能会辜负元直一身好本领啊。”

    自己没有靠山,没有名声,在这诸侯相互倾轧的时代,举步维艰。何况自己的治下,只有百姓支持自己,那些地主,世家,恨不得吴顺立马败亡才好。

    “子轩切莫妄自菲薄,就凭武陵郡的名望,你想做什么都能做好。理想要远大一些才好,还有很多人跟着你讨生活呢。你没有进取心,就不会有凝聚力,也就不会有人愿意为你卖命!”

    徐母严肃的说道,她看得出来,吴顺的心里很矛盾,一方面想让治下百姓生活幸福,另一方面又讨厌杀伐,说到底,吴顺是爱好和平的人,觉得内战都是在消耗自己民族的实力,打心底不愿意去内战。

    “如今诸侯割据,战乱不断,百姓流离失所,大娘觉得我该如何做?”

    吴顺一直觉得眼前这个老太太是个睿智的人,碰到事情的时候,喜欢问问这个老太太!

    “子轩可是不喜战争?”徐母问道。

    “确实不喜,如果可以,子轩宁愿寄情山水,流连于群山之间,做一闲云野鹤。”这才是吴顺内心想过的生活。

    “可惜,如今乱世,子轩却受累其中了。”徐母又道。

    “倒不是受累,我也想为治下百姓尽一份力,使其不用遭受战乱之苦!”

    身为后世人,人人平等的理念时刻影响着吴顺,他觉得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就该帮别人一把!

    “既然有心,子轩何不帮一下整个天下的百姓呢?除了我武陵郡之外,好像整个天下都乱了。听那些流民带来的消息,唉,闻之心痛啊……”

    徐母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对吴顺触动很大。徐母说的不错,以武陵郡的实力,再加上自己后世的经验,还有张雄王越等人辅助,真的有实力跟这个时代的人物一争长短。再怎么说,百姓生活在自己的治下,总比自生自灭强!

    “大娘一语点醒梦中人,受教了,顺这就告辞!”

    想明白了,心里不再纠结了,吴顺心情大好,当下就准备回去召开军政大会,制定目标,开始扩张实力。然后,攻入益州,掌控天府之国,让其成为吴顺的粮仓!

    “大娘,你说寨主怎么突然走了啊?”

    吴顺走了,小白心里难免有些失落。这段时间由于招贤馆新建,事物较多,还有兵器坊正在搞什么试验,吴顺天天往那边跑,小白能陪伴吴顺的时间很少。

    “小白跟大娘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子轩了?”

    徐母似笑非笑地看着小白,问道。

    “大娘,不理你了……”

    小白被说中心事,脸上布满红霞,扭捏道。

    “呵呵……等过段时间,子轩不忙的时候,老婆子给他说说,这小子平常好像啥都懂,偏偏对这事跟榆木疙瘩一样,不开窍!小白也不小了,还不收了,这不是要耽误了么。”徐母打趣道。

    “大娘……”

    小白听不下去了,赶紧撒娇打断徐母的话。其实心里挺期待的,寨主会不会听大娘的话,收了自己呢。对于正妻的位置,小白是不敢想的,因为吴顺此时是太守,身份何等尊贵,她一个侍女,只求一个名分而已,能陪在吴顺身边就好!

    不得不说,小白的心思变了。在黑风寨的时候,敢对吴顺使性子,在云岭的时候,敢不听吴顺的安排,到了武陵,小白变得懂事了,但也缺少了之前那份纯真。

    吴顺回到太守府,立即派人通知各个文职武将商讨大事。听到是大事,各人自然不敢有所怠慢,得到消息之后,全都当下手上的事情,赶往太守府!

    “大哥,出什么大事了?催得这么急?”

    张雄人没到,粗犷的声音先到了。

    “二弟稍安勿躁,等会儿人到齐就知道了。”

    既然吴顺发话了,张雄也不敢造次,别看他是军中第一猛将,他怕吴顺也是全武陵郡人都知道的。

    “主公!”

    “主公!”

    东方强与管亥同时到达,想吴顺行礼道。

    “不败,子威安坐,再稍等一下!”

    吴顺看了看,杨有财和蒲元还没来。

    太守府外,杨有财拉着蒲元快步往里走。

    “杨大人,你们商量大事,非要我去瞎掺和什么?”

    蒲元不解的问杨有财,按理说军政大事轮不到他去啊,他就一打铁的。

    “快点,主公点名要你来!”

    杨有财说道,本来他第一个到的,吴顺看人还没齐,就让他去带蒲元过来。

    “我自己走啊,你别拉我……”

    平时这胖子走路也没这么快啊,今天是怎么了,蒲元心里非常纳闷。一直被杨有财拖着走!

    “主公,蒲元带到!”

    “主公,唤我何事,我正打着铁呢!”

    杨有财和蒲元最后到达!但是蒲元心里还惦记着他的铁。如果吴顺说没事的话,他肯定一溜烟跑回去继续打铁。

    “叫你来,肯定有大事啦,刚才我亲兵通知你了,你为何不来啊?”吴顺问道。

    “刚才不能走来,否则那刀就废了。主公勿怪!”

    蒲元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亲兵传令,他居然不来,往大了说,那就是抗命,要杀头的!当然吴顺是舍不得的,蒲元一心扑在铸刀事业上,才能为武陵军打造出更好的兵器和铠甲!

    “这样啊,那是我的不对,催的急!那刀没事吧?”吴顺面有愧色的问道。

    “额……刀没事,打好了我才过来的,倒是让各位大人,将军久等了,蒲元惭愧!”

    蒲元没想到吴顺居然会想他道歉,一时有点语塞,最后还是客气的给大家认了个错!

    “没事,没事……”

    “小问题……”

    “铸刀要紧,不打紧的!”

    “蒲元兄弟太见外了……”

    众人连忙表示问题不大。蒲元可是司职兵器坊的,众武将的武器还指望着蒲元呢,哪里会和他较真,全都给蒲元台阶下。

    “好了,人都到齐了,咱们就来讨论一下,武陵郡的方向,我们先打谁,怎么打?”吴顺低声道,活像一个爱算的阴险小人。

    “打谁?大哥这是要与谁开战?先说好,这先锋可是俺的!”

    张雄听见有仗打,一蹦三尺高,不明就里的就抢去了先锋之职。

    “唉,慢了一步……”

    “可惜了……”

    “这老张,愣不地道!”

    众武将心里直呼失策,平白无故就丢了先锋之职!

    文官们则开始担心粮仓,补给的问题!<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章节目录

三国大土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演示站只为原作者黑风土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风土匪并收藏三国大土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