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德,又被这妞儿算计了!

    张毅猛的一惊,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不仅如此头上更是一沉,显然是被吴梦寒那妞儿用手压住。

    “哼,方才你竟敢用手打本小姐的...本小姐的....我这便让你好看!”

    吴梦寒此刻得意非常,若不是背上伤势颇为严重她那儿会示敌以弱?

    让这坏人平白打了屁.股?

    不过饶是如此,这屁.股二字她却是说不出口的。

    她本想着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可伸出的纤纤玉手却终究落不下去。一个女人打一个男人的屁.股,这未免也太....那个啥了?

    可是倘若放过这坏人,天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想到这儿,吴梦寒便将那本已经扬起的小手朝着被子下面伸去。

    小样,打不的屁.股,本小姐莫非还不能掐你几下?

    然而张毅却是一阵无语,他寻思着这妞费尽心机到底唱着那出戏?

    要知道,吴梦寒虽然如今狼狈异常,可那也绝对是一个高手,绝不是那种地痞流.氓能够比拟的。

    这样的一个武林高手如果是真想要杀自己,张毅相信估计就以他那水平恐怕一个照面便要被人抹了脖子。

    可这又是跟踪又是偷听,临了还来一出苦肉计,难不成是闲的慌了逗自己玩?

    嗯,不对!

    这妞莫非是想要以身相许?

    报答哥们的救命之恩?

    张毅越想便觉得越发很有可能,他还在前世的时候电视剧中不就常常有着这样的桥段?

    比如某位书生路上救了一名女子,如果那女子觉得书生还不错的话便会说一声,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之类云云。

    当然如果看不上眼也会来一句待来世定当做牛做马来报!

    这吴梦寒乃是武林中人自然不可能如同一般女子那般露出小女儿姿态说那番话的,所以才有了这另类的报恩方式不成?

    果然,正当张毅脑袋胡思乱想之际,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便从被褥的边缘伸了进来。

    然后张毅便只感觉到那小手仿佛是一只无头苍蝇,不断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滑来滑去,那小手本就柔弱无骨,此时又正当张毅乱想之时,这一下顿时便让张毅的小宇宙慢慢的开始聚集能量。

    玛德,这妞不会真的想要那啥吧?

    张毅心中一阵暗爽,感受这小手的温柔,心中越发热烈。

    他想着,这妞虽说是年岁大了些,不过胜在够大胆,而且还是那种霸道女总裁类型的,不过....哥们喜欢。

    只是等会儿不知道她喜欢是在上面呢,还是在下面。

    若是喜欢在上面,哥们岂不是不好解锁各种姿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小手经过刚才的乱碰也似乎不再晕晕乎乎,居然朝着张毅的腰间滑了过去。

    张毅顿时浑身一颤,他乃是个两世的原封处男,何曾经受过如此的刺激?还没等那小手再次滑动,他那小兄弟竟然已经昂起了头!

    此时的吴梦寒却是有些郁闷,明明是想着在张毅的腰间掐一下,可她终究是个女儿身,如此大胆的事情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却依旧有些畏畏缩缩。

    正是如此,她的小手便不由得显得有些颤.抖,而且伸进被子之时又没找对地方,这一通乱摸之下更是羞的满脸通红。

    不过虽然有些害羞,她却是异常坚定,想着反正都被这坏人亲了小.嘴,就只是掐他一下也算不得什么吧?

    而且...就算是掐他一下,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她的小手便继续往上滑动,不过....

    吴梦寒却又有些犹豫,心道,这坏人终究不会武功,若是下手重了却是不行,可若是轻了未免也太浪费自己一翻算计了。

    正当两人都各自想着事儿,吴梦寒只觉得手里突然碰着了一根硬物。

    恩,硬硬的,还长长的,而且...而且还仿佛有些温度。

    莫非这坏人还贴身藏着兵器?

    不过她也只是想了想也就释然了,毕竟正如自己当初防范这坏人一样,想必当时他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这才藏了兵器,说来也是为了自卫罢了。

    不过这兵器却是有些奇怪,像棍子,可是棍子大多都是一人长短,说是匕首却为何是圆的?

    她在那圆柱形的兵器上面上下其手,越摸越是新奇。

    要知道,她本就是山门中人,对于兵器而言只要是知道名字的必然全都见过,甚至就连一些不知名的奇门兵器也知晓不少。

    可是如此兵器她却完全没有半分印象?

    只是...这坏人怎么了?

    就在此时,吴梦寒分明感觉到手里的棍子兵器更加火烫,而且不仅如此,就连张毅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她不由得大吃一惊,难道是被子压的太狠,这坏人呼吸不畅?

    可...这棍子为何越发的大了起来?

    吴梦寒赶忙想要将被子敞开一些,生怕张毅在里边憋坏了,突然张毅的声音却从里边传了出来。

    “不要停...继续!”

    张毅这一刻只觉得如坠云端,这种难以言喻只有男人才能体会的妙处是他完全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正所谓食髓知味,感受着那温软的小手不住的来回滑动,他早就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可如今那小手却突然不动,让他舒爽之极的感觉突然中断,这种感觉别提有多纠结了。

    正因为如此,他才喊了一句不要停。

    “什么不要停?”吴梦寒有些纳闷,不过还是小声的问道。

    “你的手不要停!”

    “我手不要停?莫非这兵器硌着你了?要不要我帮你拿出来?”

    “不要,就这样慢慢的就可以....”

    张毅一惊,玛德,他心想,哥们的兵器虽然够大、够长,可也没长到能拿出来的地步啊!不过这妞儿够直接,难道这边想要了?

    “哦,你是让我慢慢的拿出来是吗?”

    吴梦寒那儿知道张毅的心思?她虽然想要小小的报复张毅一下,可如今见张毅仿佛忍的很辛苦的模样,却又有些于心不忍,竟然糊里糊涂的听了张毅的话拿着那兵器便轻轻的往外拉。

    当然,她未免也有些想要见识见识这奇门兵器的心思。

    只是....只是这兵器竟然又大了一圈,而且...而且纵然隔着衣衫竟然......<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章节目录

超品小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演示站只为原作者大变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变脸并收藏超品小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