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

    云雾缭绕,尽是虚幻不实。

    雾气中,隐有宫殿栋栋,飞檐重叠。

    仙风吹过,百丈盘龙柱、万片琉璃瓦装成的威严南天门悄然浮现。

    天门之后乃是九架仙桥,桥身龙凤盘旋,明霞照天,仙意弥漫,延伸不知多远。

    更远处,有天宫三十三座,宝殿七十二重。

    凌霄大殿之内,高高在上的九龙椅之上,端坐着一位金甲神人。

    头盔、胸甲、护肘、手甲、裙甲、护膝、甲靴,金晃晃的甲身透着高贵华丽,尽显至高至强的威严。

    神人那如同雕刻的五官,伟岸强健的身躯,犹如擎天玉柱一般威猛的气息,让那铠甲更是有了份威武雄壮之气。

    天空中有流光划过,落入下界,在遥远的天际划出一道镌刻般深邃的印痕。

    “天命之子,降世了!”

    如同天地不朽一般的神人突然开口,声音浩大,在整个天宫回荡。

    霎时间,几十位持戟悬鞭,执刀挎剑的神将从远处飞腾而来,分成两列,鱼馆进入大殿之内。

    “寅将军,你下界一趟,护送天命之子归来。”

    神人开口,下方一位执刀神将当即跪倒在地。

    “是!”

    “注意安全!”

    顿了顿,神人声音一沉,再次加了一句。

    “为了天命之子,莫将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沉寂片刻,神人微微摆手,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你下去吧!”

    “是!”

    片刻后,宽广的大殿再次变得空旷,只有那金甲神人凝视着远方。

    “太一……”

    大殿内虚空一晃,一位身着青色道袍的老者显露身形,身形虚幻,能透体看过身后的景色,非是实体。

    “可测算出来天命之子降生的位置?”

    “他一出生,天机就已经混乱,只能确定在西护洲某地。”

    老者身躯微躬,一脸恭敬的回答。

    “尽量找,找到他,把他送到我的身边。”

    金甲神人眉目一垂,不再言语。

    “是!”

    老者低头,身躯缓缓消散。

    地府某处,碧瓦楼台,怪檐兽头,万千大殿接连成群。

    漆黑黑的地府之中,此时却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呼喝之声不绝于耳。

    “噤声!”

    突然,一声大喝打断了此地的喧哗。

    “妖皇有旨,天命之子降世,找到的妖赐寿万载,官升三阶,秘法一门!”

    浩荡之声轰隆隆炸响,也再次让此地掀起无尽喧嚣。

    “天命之子?”

    “万年寿命?升官发财!赶紧去找啊!”

    “对,对!我先回去了,说不定天命之子就在我的地盘降生哪?那可就走大运了!”

    “我也回去,我也回去!”

    嘈杂声乱成一片,无数道妖气从地府之中冲向四方,涌向人间。

    接下来的许多年内,人间再次掀起无边浩劫,地府甚至上演了鬼满为患的情况,却只是再找某一个人,一股不知男女相貌之人。

    中土大周,太一道道场。

    像个年轻人一般的太一道当代道主萧宗成,此时正盘膝端坐玉隆山山顶静观日月,突然看到星辰移位,日月变换,一道流光划过天际。

    当下不由皱眉。

    “又来,何必哪?”

    摇摇头,手中掐诀,天机一片混乱。

    “玉蟾!”

    萧宗成开口轻喝,远处一道金光当即纵来,化作一位道人。

    道人头发花白,一根木簪把白发在脑后挽成一个道稽,身着道袍,脚踏阴阳鞋,面目隽永,道骨仙风。

    “师祖,有何事吩咐?”

    “你去一趟西护洲,找一个人。”

    玉蟾道人眼神一动。

    “可是天命之子?”

    萧宗成点了点头。

    “嗯,找不到也就算了。若是找到了,尽量把他护送到这里来。”

    “是!晚辈遵命。”

    玉蟾道人一脸恭敬的低下头,转身化作一道遁光消失不见。

    西护洲,大项山地界,张家村。

    “张老实,你怎么才回来?”

    紧靠大山的小山村边,一位健壮的妇人正一脸焦急的对着一位背着野狼尸体的猎人大吼。

    “怎么了?三嫂子,我这不是追猎物追的太远了吗。”

    张老实一脸得意的抖了抖自己的肩膀,整个山村,能够独自猎杀野狼的,也就他一人而已。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你的猎物。赶紧回家吧!你家娘子马上就要生了!”

    妇人大急,在身后推搡着张老实快步前行。

    “什么?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事我还能骗你不成!”

    张老实大喜,原本疲惫不堪的身躯再次爆发出力量,让他背着几十斤的野狼朝着自家狂奔。

    “娘子,娘子!”

    “张老实回来了……”

    “别让他进屋,孩子马上就要生了,产婆正在接生。”

    乱糟糟的一片响声之后,‘哇哇……’的啼哭之声响彻整个小山村。

    “生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

    欢呼声响起,张老实早已闯进屋里,手脚不知如何放置的看着产婆怀中的孩子。

    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对于小山村来说都是一件大喜之事。

    当夜,张老实家大办喜宴,杀狼做宴,一村百姓齐聚一堂。

    “周老爷到!”

    正热闹间,门外响起呼喝之声,随后一位面容和熙的老者就在两位仆人的引领下进了院落。

    “周老爷……”

    “周老爷好啊!”

    众人急忙打招呼,这位周老爷可是附近几十里地的富家翁,众人在闲暇之时都会到他的庄园打工,以挣取吃食,可谓是众人的衣食父母。

    “听说张老实家生儿子,恭喜恭喜啊!”

    “周老爷客气了,客气了!”

    张老实一脸拘谨的立在那里,只知道躬身施礼。

    “呵呵……,来,把喜钱给张老实。”

    周老爷呵呵一笑,缕了缕下颚的胡须,对着身后的仆人使了个眼神,当即就有一个红包递了过去。

    “这……这如何使得?”

    “让你拿着你就拿走,这是我的一片心意。”

    周老爷祥怒一句,就见到那张老实一脸喜色的把红包取开,看着里面的铜板,满脸惊喜。

    微微摇了摇头,也没有在意对方不知礼节,周老爷又开口问道。

    “不知你家娃娃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还没起,还没起。我准备过几日进城,求先生给起一个。”

    张老实挠了挠头。

    “傻子,叫什么先生,周老爷不比那先生强得多,眼前人不求,求什么那贪钱的先生?”

    旁边坐着的三嫂猛推一下张老实。

    “啊……,对!对!”

    张老实一愣,当即双膝跪在周老爷面前。

    “周老爷,您行行好,给我家娃子起给名吧。”

    “你起来,你起来!”

    周老爷一愣,急忙上前搀扶,彼此拉扯了几下,周老爷摇着头应了下来。

    “你叫张老实,是出了名的老实实在,做事能忍。不如你家孩子就叫张百忍如何?”

    “好,好啊!多谢周老爷,多谢周老爷!”

    “哈哈……,客气,客气了。”

    周老爷摆了摆手,沉思片刻又道:“既然你这娃娃的名字是我取的,我自然要照顾一下他。正好,昨日我家的牛也生了一个小牛犊,等以后就让他来给我家当放牛娃吧!”

    “啊!多谢,多谢!太谢谢您了!”

    “哈哈……,好了,好了。你们忙吧,都开心点,开心点。”

    …………

    在一个简陋的牛棚之中,一头新生命,正在奋力的挣扎。

章节目录

能穿越的修行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演示站只为原作者神秘男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秘男人并收藏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