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我就来给你戴上吧!”张灵道想了想,之前所答应的事情,当然不能言而无信,说要做到就要做到。

    况且这还是第一个条件,要是他第一个都做不到了,又怎么样让人家相信另外那两个条件呢?

    他从慕情手中接过那条粉红色的围巾,站在她面前,举起了手,有些举棋不定。

    那一双本来拿着刀剑杀人都不会颤抖的手臂,现在却一直在不停的抖动,仿佛面前不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而是一个能够吃人的魔王。

    慕情看着他僵硬的举着围巾,在她面前左摇右晃,却不知怎么下手的表情,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轻轻抬起了手,用她那洁白如玉的手抓住了张灵道。

    就在她碰到张灵道松手的那一刻,本来故作镇定的脸庞也变得有了一丝红润,但是她并没有立刻把手缩回去,反而很是坚定的用张灵道的双手,在自己脖子上绕了一圈。

    那一条粉红色的,如同是丝质般的围巾,就围到了她脖子上,她现在只感觉脸上燥热难耐,不用看都知道,她现在必定是面颊通红。

    张灵道愣了愣,那温凉触感依旧在他手上停留,但是面前的少女却已经离开了茅屋,跑到了之前她所呆着的水码头。

    张灵道在台阶上坐了一会儿,也是起身回到了码头,看着那一身蓝白装饰,脖子上有一条粉色丝带的少女,感觉她在清丽绝俗之间,又多了一丝的抚媚。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不知怎么开口,就这样过了许久,就连那树上停留的鸟儿,似乎都不想看到这样的情景,开始吱吱喳喳的鸣叫起来。

    少女和少年之间,似乎都有了些心照不宣,不过面皮同样很薄的二人,并没有仔细进行下去,反而是各自略过了这次的事情,有些掩耳盗铃般的互相扭过头去。

    “你这条围巾是用什么做的?我的西域火织布的温暖,却又有东方丝绸的丝滑,带上了它,就感觉像是来到了温暖的春天一般。”慕情用了好长的时间才把自己从之前的尴尬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注意力重新放到了眼睛上。

    张灵道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把系统的描述修改一下说了出来,“这是来自遥远地方的工艺,所做成的一条围巾,能够给主人以最大的温暖,姑娘戴着它,再适合不过了。”

    “是吗?”慕情偷偷看了看脖子上的围巾,她那妩媚傲人的身材,通过这条围巾的映衬,则更加的绝色,她本来已经变白了的脸庞,又多增了几丝红晕。

    “不知慕情姑娘你被那些黄沙门的人抓了之后,又是怎么样的呢?”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张灵道终于把对话圆回了之前的问题。

    慕情想了想,似乎在组织语言,“他们把我抓走之后,因为碍于我的身份,不敢对我动手,所以只能把我带在身边。也正是因为这样,也算是因祸得福,我听到了很多重要的事……”

    张灵道连忙问道,“什么重要的事?”

    “少侠你之前杀了贾刑,那你可知道,这贾刑是杭州城外流沙门的最高领导者,但是流沙门在整个杭州都有莫大的势力,以后如果遇到了流沙门的人,少侠还请小心。”

    “这是自然,但是如果流沙门还欺压百姓、鱼肉乡里,还是会出手铲奸除恶的!”张灵道立刻义正言辞的说道。

    慕情点头,“这一点少侠还请自便。我最近听到的消息是,有一群自称流沙门信使的人来找贾刑,说是要围攻凤凰集财神阁,夺取一样重要的东西!”

    张灵道追问,“什么重要的东西?”

    慕情摇了摇头,“他们对我防备很深,我听不到是什么东西。”

    “那姑娘可知,凤凰集财神阁在何处?”张灵道并不知道凤凰集财神阁的区别。

    慕情久居杭州,自然知道这些东西,“实际上财神阁在凤凰集,整个凤凰集就属于财神阁的一部分,前面不远处便是六和塔,可以鸟瞰凤凰集的局势,少侠也可以前去观察一二。”

    顺着慕情手指的方向,张灵道看到了那个就在他们不远处的高塔,只能说比起那些著名的塔来,这座塔并不算是很高,可在这片地域内,已经算是最高的建筑了。

    “这么高的塔?我现在轻功有些不足,还真不一定能上的去啊!”张灵道估摸着远处那座高塔,至少有二十多米高,他还没有学习门派轻功,不一定上的去。

    “巧了!”慕情俏皮的一笑,手伸入怀中,拿出了一卷纸,“我在贾刑那里,偷到一卷叫飞鹤冲天的轻功,刚好适合少侠,不如一块拿去吧?”

    张灵道从她手中接过那卷轻功,这是一本线装书卷,甚至还能感受到少女怀中的余温,他下意识的在上面摩挲了一下,感受着书卷上残留的温度。

    “嗯?”慕情歪着脑袋看着他的动作,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张灵道百度抬起头来时,发现面前的少女脸庞已经羞得通红,一脸愤懑的盯着他。

    张灵道连忙把那卷轻功收到怀里,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满脸严肃,一板一眼。

    看着张灵道这样的表情,本来满心愤怒的慕情,不知为什么就笑了出来,那之前的羞愤也早已不翼而飞。

    张灵道立刻略过这件事情,扯过另外一个话题,“多谢姑娘送的轻功,说你是寒江城的人,难道韩将臣也派人到此来了吗?”

    慕情听到这句话,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你不说我都忘了!这次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因为曲姐姐说不该管的事情不要怪,可是我实在看不过眼这流沙门的行为,只是因为我这一次没有听她的话,我就被抓了,若不是少侠相助,恐怕……哎呀不说了,曲姐姐等我肯定等得着急了,我得赶紧去找她!”

    她匆匆忙忙的扭头就跑,还没跑出去几步,就发现整个身体被人拉了起来,她回头一望,发现整个人被张灵道拉住,动弹不得。

    “你……你干什么?”慕情不知道面前的少年拉住她是为什么,一脸的疑惑。

    张灵道带着她悄悄向前走了几步,又走回了土地庙旁,在那土地庙的旁边,正栓着几匹无人看守的马儿。

    “你跑回去多费时间,还容易被歹徒再出手挟持,这些马儿是那些流沙门帮众的,你不如骑他们快速回去,怎么样?”张灵道微笑的看着她。

    “好主意!灵道你虽然看着呆呆傻傻的,做事还是挺有一套的嘛!”慕情忽然间就转换了称呼,随后选了一匹马,一翻身坐了上去。

    “少侠,我们后会有期!”

    “姑娘一路走好!”张灵道看着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

    ps:感谢渴望力量的作死少年和uli妍啊妍宝金泰妍的月票。

    ps2:我继续去码字,不过这是明天的,我明天要赶火车,只能今天码字了,难受的一匹。<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章节目录

天刀之天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演示站只为原作者红尘谪仙l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尘谪仙li并收藏天刀之天涯最新章节